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阁(琴奇阁)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玉竹鲁西、琴奇阁主人。 预防医学出身,在文学艺术等多个领域都有深入研究和卓越成就,被益为当代“李清照、蔡文姬”,是于右任、黄宾虹先生两门派的第三代掌门人。 生活经历充满传奇色彩,童年少年时代师从李大钊、鲁迅学生李季尼先生研习诗词、书画艺术等。八十年代初,摄影师从米寿世、石观达先生,书画师从胡公石、启功、李子青、段生才先生。后拜当代最卓越的书画大师刘田依先生为师。 著有《劣根》、《欲根》等多部小说和千首诗词,名字被收录到《中华魂.中国百业英才领导大典》、《中国艺术大家》、《当代艺术名家》等大典中…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2013年11月18日  

2013-11-25 08:45:06|  分类: 书画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8888bm《2013年11月18日》

画之禅

                                    ——  生命的灵动

李俊/省文联会员

我是位只画风的绘画者,我既不师承任何人,也不属于任何派系。我通过被强风压低的树头、起伏不定的麦浪、荒凉上翻滚的石头来表现风,我想如果给风赋予灵气,它必是造物主的情绪。

风看不见,摸不到,但它无处不在,也不可思议。如果相信万物有灵的话,绘画便是借用事物的外在相状呈现它的“灵性”,所以我以为画风的最高境界便是把握风的灵动感。

因为专画风,我的笔名叫描风。如同有一种玄妙的独舞叫描影,此种近似巫术的舞蹈仿佛来自另一个未知的世界,舞者会用它诡秘的眼神及单薄身体上的翻飞流动的黑衣,来把你眼里的现实世界催眠为一场梦幻。

我想如果让我画一个人,我一定只画他的影子,也许在影子里能更清晰的反映:灵。也因十九岁时我就背着画夹走在长满骆驼草的大戈壁滩上,我对着风呐喊,因为我在感受风,感受它打在你脸上火辣辣的疼,疼会让生命逼真有力。我还曾在巴丹吉林沙漠中去作画,为了见识沙漠中的狂风,几乎被沙子埋没……

风,自由到你不可想象,你所有的捕捉,都会成为失望,它又强大到你不可想象,试问数千年岁月中还有什么没有被风化?

画风,是我少年时的一个天真浪漫的想法,不管我多么坚持,且坚守本色,但在一个遍地是画家的世界里已经格格不入,不知不觉步入另类。我曾自问过:画家的画不能生存,他的人又怎么生存?

安静的性格、迷茫的青春也像风一样强动的掠过,但只有一句话来支撑我不间断的画着,“如果你爱上了艺术,有什么是你不能奉献的呢?”

说实话,十几年里,极少欣赏我画的人,在我喜好书画的好友惠风的引见下,我认识了喻总,他是一个内的企业家,总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安静的坐在我的对面,谈论绘画。谈论绘画时,他身上会洋溢出一种让我羡慕的激情,他认为人品决定画品,对画作的鉴赏更是眼光独到,鉴赏到位。

惠风总说到了一个人:兵疆主人张增荣先生,他画的虾具有最强的灵动感,如果你的画想以灵动感取胜 ,就一定要见见这个人。

一向干旱的镍城,近期的雨总是飘飘洒洒的,仿佛预示要来贵客。七月二十三日,就是北京至金昌航班开通的那一天,他带着他的画具、爽朗的笑声来到金昌,入住有名的御腾公司花之林人文茶馆,他来与这座城市结缘,与喜欢他的书画朋友结缘。

对于他的到来,一心邀请他的惠风期盼了两年,惠风是有名的资深编辑,对名家之书画更是如痴如醉,他总是倾其所有的投入于对书画收藏之热爱,他的梦想是一座真正的书画院,让我们这样喜欢书画的人能各得其所,张增荣先生的到来,就是他梦想铺开中第一道轨迹。

但张增荣先生来到金昌真正的红娘是那淡淡的墨香,如果没有对墨香的骨子带着的那种热爱,芸芸众生当中,我们很可能会与这位大师失之交臂之间。

但庆幸,我们有缘。在惠风的撮合下,在花之林人文茶馆,我恭敬的把我的画呈现给了他,他身体高大,气宇不凡,他认真的看了每一幅画,包括我最满意的《风灵》、《风韵》、《风魇》,尤其风魇中一座近似废墟的城堡被风将要连根拔起的样子,非常具有灵动感。

“你爱画风,你画它们的时候是享受一种什么心理呢?”他平和的问我。

“强烈的表现风的欲望。”

“可你走在风中感受到风在表现自己吗!”

我深思半晌好说:“好象没有,它是大自然中最自然不过的物质了。”

“那人不是大自然中最自然不过的物质吗?”

“人,会碰到障碍,受到束缚,哪有风那么自由。”

“风不会碰到阻力吗?可以说它处处碰到阻碍,处处受到束缚,可它一副丝毫没有被阻碍或束缚了的样子,所以风的灵的状态没有被你的画表现出来,你的风不是自由的,而是消极的。你承不承认风就是你的心,是你内心世界的外在反映。”

“对,我是让风来表达我的心,。”

“你笔下的城堡、墙壁,如同你现实人生的四壁,是你的心不自由,不是风不自由,记住,风永远是自由的,不管什么铜墙铁壁的境况阻碍着它,它都能自由自在,从容自如,不为外物所役。在处处障碍中保持自由的状态才是风的灵动,风是境界呀。”

“是呀。”我受到了莫大的触动,他没有探就我的画,而是我的心。

“还是刚才的话,你画风是一种什么心理呢?是享受还是负担?”

“绘画在很多年前对我就不是享受了?”

“那你画它什么?”

“当别人都以为你是个疯子时,你还对自己有信心吗?”

“我是一个军人,当兵十八年,当年天真浪漫的想随新疆书协主席格吐肯老师学书法,老师从不收学徒。但最后还是接纳我,学得一手毛体,后来喜欢上齐白石老人家的虾,就一心想要拜齐秉惠老人家为师,要幸得到齐派画虾真传,对别人来说不可能的事对我就成了可能。年轻时的看似疯狂、离经叛道,不正成就了今天的我吗。当时多少人笑话我不但是疯子,还是傻子,如果我当年听到这些人泼凉水,哪能坐在这里与你谈论书画。在艺术的圣坛上,在你没有彻底的点燃自己的激情时,你怎么能享受到艺术带给你的莫大的快乐呢?你一味又刻意的追求灵动,不是你画笔下的风灵不灵动,而是你的心灵不灵动呀。”

“老师说的是,我有点叶公好龙了。”他的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

此时我也看到花之林人文茶馆他写的几个字:没有不相同的待遇,只有不一样的心态。

“年轻没有什么不可以,你还有的是失败的机会,有梦就去行动,不要永远做当大画家的白日梦。重要的是大胆尝试创新,你看别人不敢画什么,我就就画什么。我这岁数了,还不忘天天创新,看我的鲶鱼、寿桃、荷塘清色图都在尝试,却自有独到之处。坐着说不如起来行,我现在就给你画几幅画,你来体悟。但切记艺术之路要坚持本色,模仿就是自杀。如齐白石老人所说:学我者生,象我者死。”

他的画作,你看到一只灵动的小虾,就会想象另一只会不会也正舞双钳栩栩如生的赶来,你看到那大泼墨的荷叶时,就会想象它的清奇之处必有“伏笔”呀,荷叶的某一处必会安放着这幅画的灵魂,但你得去猜,它或许就是一只在水中顽皮的吹动自己胡须的鲶鱼,正在初雨后的荷叶,或许就是荷叶间探出半只脑袋的小虾,因为那一探,一副荷塘清色图就活了。

你见他作画的那种闲适之神态,就知对作画过程享受的程度。他说艺术的最高境界也许就是孩童一样玩的境界吧,只有孩童才能心无所求,无知无欲。完全放下,完全忘我,如鸿运当头图,化复杂为简单,寥寥数笔,却是寓意非凡,形似神更似。

他把左手插在裤兜,气定神闲的用画笔轻轻的蘸上墨,用笔却蜻蜓点水般一点。没有刻画,没有造作,道法自然,,就经此理呀,紧要光头之处,浓墨带过,虾之神韵,跃然纸上。

看似笔法简单自如,可背后的苦功谁知?他说:绘画之巅峰,意味着你要从成千上万优秀画笔中一枝独秀才行,试想那是多么艰辛的一段路,孤独之不堪呀,所以成功之道,就是永不言弃。我学画时多少次在困难面前想放弃时,但都咬着牙坚持了。

经他酣畅淋漓的一番“玩”兴之的感染,我的心忽然深有所悟,画有禅机呀。他的画中一只只虾仿佛活了,要从画上跳下来一样,画的灵动便在此处,正惊叹不已时,王淼领着约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孩子脸上有纯真的红晕,孩子一见到他,就非常激动的从书包里拿出门门都是高分的成绩单,但孩子两眼泪花,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会拿手在使劲的比划。

“她说的是,伯伯,你看我的成绩单。”王淼翻译着。

他开心的抱起孩子,亲吻着孩子的脸,孩子的脸红的像苹果。

经喻总介绍,才知他的一次书画在拍卖会上的画资捐助了不少残疾孩子上学,这悦悦是其中的一个,她是聋哑人。

他回过头来认真的对我说:“画的灵动感不算什么,艺术的终极意义,便是去追求生命的灵动感,去用爱关注社会、他人,尤其是对弱势群体,做一些雪中送炭的事。”

孩子又一次用小手比划,喻总翻译:“长大我也要像刘伯伯一样,画出世界上最好看的虾。”在众人的一声欢笑中,我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随处都是值得你去感恩的事,随处都是可以是清风明月,只看你冷漠已久的心是否愿意敞开,是否愿意去接纳。

人品决定画品,此言不虚,我在张老师灵动感奔涌着的生命里看到了大家巨匠的风范。

我们真的有缘,我们的缘分也如同他笔下最长的那幅长卷,一旦展开,内容便越来越丰富,也越来越新颖,卷袖内的内容也是缘,看到便是眼缘,听到他的教诲又是耳缘。

我像风一样自由的到了楼下,因为我有幸获得了一颗风一样自由的心。我发现每一个人都在微笑,每一个人都在快乐的生活着,只是许许多多年的岁月蹉跎中并没有真正的发现,那是没有用心去发现的缘故吧。

在街头不远处,我看到一个只有一条腿的残疾人在拖着自己的残体及他身后的一个微型音箱,他在唱:如果感到快乐你就拍拍手……不可名状的感动顿时装满了我的心,他也是那么的快乐,我在他的音箱上的铁盒中放了十元钱。

我真的相信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施舍,那个人只是回报了我轻轻的一笑,但足够了。因为我想到了风,风一样自由的心,自由的胸怀。从此我将不只画风,我还要画阳光、白云、微笑。

更多激动与振奋是因为他:张增荣老师。所以不要小看生命中一次偶然的结缘,但也许可以许许多多人的命运,比如我,比如你,比如他都可以去用一种结缘的心成就别人。

我相信我也可以去改变,也可以让生命充满无限的灵动感,先从路过的一个乞讨者开始,从一个微笑开始。

在此谢谢张老师,更谢他短暂会晤中赠我的画之禅意,其意味至今回味无穷。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