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传统文化研究院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玉竹鲁西、琴奇阁主人。 预防医学出身,在文学艺术等多个领域都有深入研究和卓越成就,被益为当代“李清照、蔡文姬”,是于右任、黄宾虹先生两门派的第三代掌门人。 生活经历充满传奇色彩,童年少年时代师从李大钊、鲁迅学生李季尼先生研习诗词、书画艺术等。八十年代初,摄影师从米寿世、石观达先生,书画师从胡公石、启功、李子青、段生才先生。后拜当代最卓越的书画大师刘田依先生为师。 著有《劣根》、《欲根》等多部小说和千首诗词,名字被收录到《中华魂.中国百业英才领导大典》、《中国艺术大家》、《当代艺术名家》等大典中…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世纪孤鸿原创]如烟,如果你记得,我是这样呼唤过你!  

2010-11-06 22:16:25|  分类: 孤鸿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纪孤鸿/文

深切怀念雪儿妹妹

(原创)如烟,如果你记得,我是这样呼唤过你! - 世纪孤鸿 - XUEYUXUANZHUREN博客

 

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到这里,至少“寒菲”会随着你飘散的一腔痴梦,携你而去,“非”因你而深深驻扎在此----衡芷菱香!而你的离去同时带走我笑闹的热情,不再如当初活跃,也不再从键盘上得到开怀舒畅,你可曾记得?“非”是你专用的称谓,你总说:姐,不好意思,这个字老排在最前面···是的,是非似菲,事前事后,又有什么关系?彼此心里明白,有一份默契就好,而你我之间的默契,相信你始终不曾忘!

 

你说:姐,别再这样称呼我,随便改一个名字都好···于是我记得,我曾是你的“绿衣”而你是我的“如烟”,那今夜我就这样呼唤你:我的如烟妹妹!我相信你的眼睛在我的周围,也相信你化作泪痕的足迹在一步步走向成熟,那么,我不再问你在哪里?也不再试图去寻找你的下落,因为一切的一切都并不重要··· .*

 

今夜,特别想你,想你的任性,想你夜半独自面对恐惧时的那声“非”的呼唤,虽然,我依旧如昨日般期待你在无助时的依赖,彷徨时的诉说,但我知道,你已经不再将相关这里的一切拾起,那么,我任由你将我遗忘,只要你不再伤··· 

 
一直都想对酌屏幕,一如当初我们隔屏举杯那样,而此刻,我的眼泪却一直不停地流淌,一如那夜我们在视频里泪痕狼藉的情景,都说往事如烟,可那缕轻烟又有谁知道萦绕的时间?

 

如烟,如果你记得,我是这样呼唤过你,你可曾明了这个称呼的含义?  

 

那一腔痴梦,所有人都会以“值得与不值得”来衡量,而我却不这样想,因为我知道那不是自己的理智可以控制的行为,这个行为已然远离了自我的约束,脱离了理性的正常轨道,滑向自己也不情愿的深渊,或者是泥潭,无力自拔,亦如我当初一样,甚至于十年过去,我依然在迷阵里萦绕,理性如“非'”尚且管不了自己的思想,更何况涉世不深的如烟?逃离自己的最好方式便是沉默!因为我们不想疯狂···  

 

我从未曾用过多的语言来告慰你,开解你,疏导你,因为我相信,你始终会保持一分清醒约束自己,无论怎样放纵,也会将把握方向的缰绳握在自我掌心,因为,我们之间那份常人无人能够懂得的默契,相信你至今···   

 

人活一世无非一缕青烟,弥漫于这个世界,萦绕于人世间,自由飘散,所到之处溢流芬芳精彩,直到生命终结,不留遗憾,化作无痕···而不该将自己的一生囚禁在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瓶里,作困兽般的搏斗···  

 

如烟,我任由你如同那缕青烟,芬芳地飘过我的视线,飘过我的生命,很多次打开衡芷大门之前,我都有一种再也不会回来的臆念,因为,这里没有你,我,是那么孤单!依然不会忘记你我携手大闹论坛,大闹水球,大海捞宝翻看老帖的情景,依然不会忘记,你我无数次不曾预约同在一张帖子回帖巧遇的惊喜,然而这一切亦如那缕轻烟,随风而逝,我但愿你从不曾来过此地,那么,你的天真依然存在,你的恬静依然存在,你的雅致依然存在,甚至你的幸福与快乐依然存在···

 

回想当时,初涉衡芷,漫漫长夜都是你陪我度过,我们一起哭一起笑,你用你的幽默爽朗,天真顽皮年轻朝气治好我的伤,让我在水球对着冰冷的屏幕吃吃傻笑,而如今,我该去哪里寻觅你的欢笑?

 

如烟,今夜从未有过的挫败感紧紧捉住了“非”,挥之不去,或许是自己太要强的个性,不允许自己变得那么狼狈,一直以来,我都如同蜗牛一般小心翼翼保护着自己外强中干的脆弱,从不轻易走出那层重重的甲壳,即使哭泣,也会躲在自己的壳里独自流泪,直到泪水结成密闭的膜魇封住洞口,拒绝融化···

:  
在我长久的冬眠,卷缩在自己薄薄的甲壳里哭泣的时候,我认识了你,纯真,善良,乐观开怀的小姑娘!是你的出现让我与衡芷结下不解之缘,那时我总是把你和菀儿飞儿绿茶暗香她们幻想成身着霓裳的水红仙子,而我投影在你们朝气蓬勃的波心,寻找自己早已逝去的青春,渐渐地,在蘅芷菱香水球版,我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开怀大笑,畅游在衡芷每一角落,总是无声无息逗留此间,静静阅读你们的欢喜···

 

如烟,又到这夜阑人静时刻,你终未忘记“非”的挂念,于雪域飘落黄花馨瓣,寻着你那一缕飘逸的衣襟,尽管未曾遗留半点墨痕,但我知道你的足迹已然惊鸿掠影,这已足够,这丝足痕是你的心语:“非”,如烟很好,勿念!每当见到这两个字,就知道你在遥远的彼岸安抚“非”无限牵挂,于是,我不再惊扰你,知道你好,“非”心安!尽管很多次点开你的会话框,可终究未发一言···

 

最近上线,一改一贯隐身的习惯,亮着一盏悠悠灯光,让你看到我的眼睛在逡巡茫茫网海,搜寻你的平安!诚然,你我的默契依旧,你已经无声回复了我的挂念··· 

  
注定今生你我姐妹有缘,总是在你的身上看到“非”年轻时候的影子,那么调皮那么任性那么固执那么坚持甚至那么痴情同时又那么迷糊···你常说:我是你从前的你,你是将来的我,总有一天我会象“非”一样淡定从容!

 
然而如烟,你可知道,虽然你我同样执著于一份无缘的感情,爱过一生不爱自己的人,却用了不同的方式来对待,我选择了做一只可怜的蜗牛,把自己的一腔痴情用泪水结成膜魇千年冰封,永久的冬眠,不再醒来,而你却选择了不顾一切勇往直前,折翳自伤,秋后清盘你我又同样是一无所获···

 

也许,你我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你走进网络便走进了一世痴情,执着于一份虚妄,而我选择网络,便已选择了无情,一如“菲”的《独行者》一文所描述的那样:“我是万里关山的独行者 孤独是我的标记我的徽章 入秦关踏风霜涉戈壁走大漠 我只有烙着梦想的一个水囊 我没有背负繁锁的行装 我也没有牵挂的新娘···我是漫漫大漠的独行者啊 骄傲与自豪就是我的通行证 ! 我的优柔我的哀愁我的企求! 我的蒙昧我的执著我的痴情! 我的洒脱我的愚沌我的故事! 都将在我孤独的脚下! 成为长长短短深深浅浅若隐若现 或亮或暗或重或轻的印记 我将戴着我闪亮的徽章 一直走到沙漠的尽头 也许是无极没有尽头 我却无法回头 我是寂寞的我也是幸福的 我是快乐的我也是痛苦的 我是多情的我也是痴情的 而我也是最无情的 因为我是沙漠的独行者 我没有牵挂的新娘 也没有繁琐的行装 孤独是我的标记我的徽章 ···”

 

一个人无畏于大自然任何的洪荒与裂变,无惧死亡,那还有什么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呢?

 

亲友们常说:“菲菲,你要善待自己,一个人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一个女人,更或者一个单亲母亲,你需要照顾需要依靠···”而我却不这样认为,我的回答永远是那么铿锵:正是因为要善待我自己才选择千年冰封,遗世独立,我无畏于上下班路上的暴风雨,也无畏于昼夜不眠不休的劳累,即使那样,至少不叫我心伤···

 

一梦醒来,我已走过千年冰封,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为谁心动,夜凉如水,弦断花殇,如同一杯清茶悠悠扑鼻而来,淡淡的思绪偶起涟漪,然而那不和季节的玫瑰,仍旧放任其冷寂凋落,我不会遗憾,心动过已然明了自己那僵死的心灵,还有丝毫疼痛,足矣,不可强求,亦不会哀怜,一任净水从指间滑落,随风飘散···

 

我不再加密自己紧锁的心扉,也不再矜持于一份严肃,寄情于山水,何来孤单与寂寞?畅游于大自然和谐清新的氛围,不再回顾来时的路···

 

如烟,我知道一切都只是我自以为是的臆想,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残酷,总是一厢情愿地揣度别人的思想,来安慰自己那颗失败的心···只是“非”习惯了对你唠叨···因为我真的很想念当初的你···

 

“关情连日落花红 多少春归一夕中 玉树歌残愁莫遇 红霞舞尽色全空 识泥心事孤芳品 流水年华冷淡衷 处士山林休问信 美人今已嫁东风”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世上又何来永恒?就连苦与争春的傲梅亦有“红霞舞尽色全空”的落寞,更何况是不经岁月刀痕的红颜?若不是你,如轻烟一缕散去,消失于“非”的网页,非一直沉入年轻的梦中,忘记自己早已是迟暮那一缕冉冉炊烟,休矣!一笑芳华任孤单,流水何待春已晚,衔泥梅花空悲切,终识秃发鬓边雪!

"  
如烟,如果你还记得,“非”曾是这样呼唤过你,生命中来来去去,去去来来,往复循环,弥留心上的人和事,总是无法与时间抗衡,那么,一切随缘···

 

“风悄悄,月遥遥,马蹄破雾缠险道,踏碎了侵略梦,唤醒了,彩虹万道醉战壕!”相信如烟已然醒来,那么,菲亦醒来,所有关于网络的故事都深埋于沉默中,如同灰飞烟灭,泪眼望你从茫茫网海隐没···

 

如烟,如果你还记得,我曾是这样呼唤过你,你 我身上生来的特质,便注定了是大漠的一缕孤烟,只是你把自己随风飘摇的身体装进了一个玲珑剔透的玻璃瓶里,这个瓶子叫“爱情”,你在瓶子里苦苦挣扎,而我把自己的身体蜷缩在了蜗牛沉重的甲壳里,我躲在里面偷偷哭泣,不让自己的哭声惊动周遭的草芥!
玻璃易碎,残渣割疼了整个世界,最终蜗牛的哭泣也被你碎裂的声响带入云霄,狂乱的哭泣在电话线上,“非”已分不清自己是魔鬼还是侩子手,竟然冷落了你无数次的无声求救,以至于你带着绝望毅然飞身而去···

 

《雪儿,你知不知道,你在菲姐心中存在怎样的意义?》

---深切怀念雪儿妹妹--(原创)如烟,如果你记得,我是这样呼唤过你! - 世纪孤鸿 - XUEYUXUANZHUREN博客
 
雪儿,雪儿,你在哪里?在哪里?至今依旧无法接受传来的噩耗是真实的,这些日子以来,思绪都不曾整理清晰,不敢在群里在论坛多做停留,怕触景伤情,怕自己神经质地把每一个陌生马甲当成是你来怀疑,逸梦清然;安娜;潇湘妃子;咫尺天涯;甚至寻找记忆等等,虽然在菲的主观意识里看到飘逸清新的文字就把她们当着是你,孜孜以求地追索下去,一经一厢情愿的“证实”就莫名其妙地狂喜,以为那就是你,然后叮呤自己不要去打扰你,可潜意识里却明明知道,你,雪儿,是有你独特而无人可以替代的风格的,就连自己的头像也会亲手设计出自己的风格,绝不会使用卡通或网络图像!可我情愿相信,你仍旧在论坛在群里恣意驰骋,挥洒你的意气风发,每日里,努力思索你消失以来的每一个细节,搜寻你不可能走此绝路的蛛丝马迹,满腹疑问地自欺欺人,总觉得你还好好活着,在世间的某一角落开始卸载所有的伤痛成熟起来,好好地活在我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我不在乎你的回避,也不在乎你是在开残忍的玩笑,只在乎你一定是活着的,一定是···
 
可失望噬心地慑住我的神经,希望越来越渺茫···
 
对你的思念,我不敢再说出来,因为我怕现实会指责我在作秀,可无人能够懂得你对于孤独的寒菲存在的那份意义,也许包括你自己也不会明了雪儿在不经意间给予了寒菲怎样的感动,如此多的感动,教我无法释怀你的离去,真的无法释怀,当年父兄离世,是我亲眼目睹生老病死的残酷,那是无常,也是自然规律,病痛无人能抗,追随死神尚可痊愈逝之悲痛,而雪儿于寒菲视作妹妹,更有多时候视为宝贝女儿,宠溺如我家的啸啸一样!雪儿的离开却是那么惨烈,叫人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在论坛在群里,我的每一位好友都是因你而识,是你读懂菲菲的忧伤孤独与无助,将他们一个个带到我身边,让我在论坛感受到生命的阳光,让我从阴霾走进水球,开怀因你,阳光因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菲的心中存在怎样的意义与价值?  
想到你仍旧泪眼泗流,不可息止,悲不可仰,雪儿,菲菲此生不留遗憾的豪言壮语将因你而改写,雪儿就是一个遗憾,未能留住你,就是“非”今生最大的遗憾···  
朋友对我说:每次和雪聊,她都会提醒我,要待你好。雪儿,你总是关照你的朋友们要待我好,因为你知道,菲菲,不懂如何结交朋友!在论坛群里没有你,菲就是孤身一人,月;秋;风;天----他们都是你带到我身边的朋友,来告慰我孤独的岁月,陪伴我一路风雨兼程,如此,我又如何能释怀雪儿的远去?   
 
有人说:倘若你还在人间,终有一天会再见,若你已去天堂,你将会脱离苦海获得快乐··· 但愿如他所言,可我不信天堂···
 
越是外表坚强的人,越是紧紧包裹自己脆弱的内在,看到雪儿三姐回帖,不由得我做其他幻想,你真的离开我们了,那么我整日里的搜寻记忆,寻找你活着的证据都是徒劳的,人活着好难 人生最怕离别苦,对于菲菲来说,生离死别比任何精神折磨都难以消受!看到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离开,真有遁入空门的念想···雪儿,如上天有灵,你当看见菲是多么痛惜多么难过···
 
雪儿活在自己的梦里,可遗憾的是,无人能够懂你,直到退守的半个梦也没有了,你,是多么的绝望啊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