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阁(琴奇阁)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日志

 
 
关于我

笔名玉竹鲁西、琴奇阁主人。 预防医学出身,在文学艺术等多个领域都有深入研究和卓越成就,被益为当代“李清照、蔡文姬”,是于右任、黄宾虹先生两门派的第三代掌门人。 生活经历充满传奇色彩,童年少年时代师从李大钊、鲁迅学生李季尼先生研习诗词、书画艺术等。八十年代初,摄影师从米寿世、石观达先生,书画师从胡公石、启功、李子青、段生才先生。后拜当代最卓越的书画大师刘田依先生为师。 著有《劣根》、《欲根》等多部小说和千首诗词,名字被收录到《中华魂.中国百业英才领导大典》、《中国艺术大家》、《当代艺术名家》等大典中…

网易考拉推荐

[引]1977年,我参加的高考  

2009-07-17 21:46:57|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7年12月7日和8日我参加了河南省的高招考试,那次文科考试共四场,第一天上午考试语文,下午考试历史地理,第二天上午考试数学,下午考试政治。

  从11月19号报上名到考试前的十几天中,既要干好工作,又要复习功课,我每天睡觉的时间不超过4个小时,因此我准备考试前一天什么也不干,认真地休息一下,但是就像快速奔跑的车子很难一下子停下来,我在躁动和不安中度过了这一天。傍晚我骑上借来的自行车走了10多里地到了市里,住在一个亲戚家里。虽然很累,很想美美睡一觉,但是考前改变了的生活规律让我睡不着,与我睡在一起的几个考生则是紧张得睡不着,大家挤在一张床上议论着第二天的作文题。就这样喋喋不休地说着,一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考试地点的场面可真称得上是严肃。考点设在市第一中学,楼外的场子上用白灰划了方格线,场子四周插了各色旗子,场子上有公安人员,还有解放军,考生们按顺序站在指定的方格里等待,听从指令排着队一个一个在楼门口接受解放军检查准考证后才可进去,到了教室门口还有两位老师再次查看准考证。我经历过十年动乱,看到这种场面自然不会有什么紧张感,但是我看到有些年龄小的考生确实有点紧张。

  我的位置在考场第一排,当我向后看时,从脸上就可以判断出我大约是那个考场里年龄最大的考生了,再看看衣服,年轻人大都穿得比较讲究,而我穿的却是掉了色并且打有许多补丁的棉衣,我心里暗暗思忖,我要考不上,丢人是肯定的了,重要的是我二十多年的大学梦是否能实现,决定着我所重视的人生的“三历”(学历、经历、阅历)是否要缺项。说实话,我内心是紧张的,而表面是镇定的,其他考生表面上也显得很镇定,但实际上并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面对人生前途的选择,谁能不紧张呢?

  语文考试分两次,第一次是语文知识,时间是一个小时,十分钟后考作文,时间是两个小时。我知道语文考试一般得依靠平时的积累,考前无法突击复习来提高成绩,因而考试前我根本就就没有复习语文,但心里感觉还是有底的。至今还记得语文知识考试题中有一道是分析《梅岭三章》的思想和艺术,这是陈毅元帅的诗,这三首诗在报纸上刚刊登出来时就引起我的注意,我要求我们班的学生背诵过,我利用课外活动时间也简单地对学生讲过,考试时分析起来还是有点底气的。我至今还确切地记得语文知识试卷中要求用白话表述“王后将相宁有种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话)的题做得不准确,那实在是不应该的啊。选的作文题目是《我的心飞向了毛主席纪念堂》,我的分析是,文章应该表达对毛主席的缅怀和悼念,一看手表时间用了还不到一个小时。

 
  第二天晚上,我和村里的4位考生搬住到一位认识的老师家里,5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大家都怕第二天的数学考试,紧张得谁也睡不着,一直到半夜两点多才迷糊着了,老师爱人怕耽误我们考试,早晨六点钟就叫醒我们吃早饭。早饭准备得很认真,烙饼用了很多的猪油,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猪油的饼子,所以吃不习惯,只吃了很小一块。数学考试开始的时候,我突然头晕眼花,浑身出汗,四肢发颤,无法答题,监考老师问我是不是紧张,我说不知道(多少年后才知道是因为血糖低造成的),他给我端来了开水,我一边喝水,一边看试题,一边思考如何答题。20多分钟以后我的手颤抖得轻了,于是开始答题,到考试结束铃声响起的时候,试卷上还有一道8分的平面几何题虽然心里有了答案但是没有作,一道15分的题已经列出了方程组但是也没有解。考试一结束,我就问我的一个学生数学题作完了没有,他说全作完了,这把我吓了一大跳。但是当我默写出前三个题让他作时,我才知道他作是作完了,但是作错了,我的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落了地。

  考试结束后我立即回了家,学校里有学生等着我,家里有猪、有羊、有鸡、有兔,样样都是张口货,这些都是离不得人的。在焦急而又平静中我等到了1978年3月,市教育局一个熟人捎信说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到了,我才知道我的高考有了值得欣喜的结果,当天我从市教育局长的手里接过了录取通知书,当我看到录取通知书时大脑一片空白,我至今只记得录取通知书是开封师范学院的,接到通知书后我是坐的拖拉机回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